构充分利用市场与政府的优势,实现在资源层面的互补,推进了日本不良债权以及僵尸企业问题的解决。

20世纪90年代,日本“泡沫经济”崩溃之后,房地

西卡罗莱纳大学海岸地质学教授罗伯特·杨的回答很坚决,不能。这位老兄在《纽约时报》上明晃晃反对“科学大游行”。他忍不住疾呼,这是圈套,充满激情的科研人员都被利用了。

“我们沉浸在回音山谷里自我陶醉。”这位学者担心,游行不但无法劝服反对者,还会让科学丧失“客观”的说服力,加剧裂痕。怀疑者会说:科学家也是利益集团,将研究结果进行处理,只展示他们喜欢的结果给外人看。

社交网络上,酸溜溜的风言风语已然四起。“你们也要没工作了?开始着急了?知道游行了?”“污染说得越重,经费就越多。嘻嘻,真聪明!”

这像一记老拳打在热爱科学的人胸口。罗伯特·杨没

产品推荐

相关新闻推荐

在gdp主义的指导下,房地产会成为生产(建设)性投资,而非社会性投资,从而剥夺了房地产的公共性。

房地产市场成永恒话题

这些年,中国的房地产市场不仅已经成了中国民众、管理者和发展商的

如不迅速诊断,及时治疗,任其发展蔓延,必将腐蚀为人民的执政机体,形成官僚主义泛滥的无穷后患。

“敷衍”何意?不就是&

4月22日,《纽约客》记者跟着普林斯顿大学的20多位教授参加游行整整一天后,从这些数学家、理论物理学家、天体物理学家们的反思中得到了令人绝望的结论:多年来,科学界总以为民众足够“热爱&r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