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quo;伟大觉醒”

编者按:从1978到2018,改革开放40年。回看走过的路,比较别人的路,远眺前行的路,我们得出了这样一条基本结论:“改革开放是我们党的历史上一次伟大觉醒。”那么,改革开放的出发点是

到今天,恐怕已经很少有人会认同完全的计划和集中,或是彻底的自由和放任。问题在于,什么时候需要集中力量,什么时候需要分散决策?(本文的“分散决策”是指市场多元主体自发做出经营决策的行为,不涉及党政内部)

这就涉及到一个根本性问题:集中与分散、政府与市场的边界究竟在哪里?经济学对此有很多解答,其中最清晰也是最具有操作性的一条标准,应该是信息的完备程度。早在世界银行担任首席经济学家时,美国著名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就发现,国际组织总是给很多后发国家推销“华盛顿共识”目录下的政策,结果给这些国家带来灾难。显然,我们不能阴谋论,认为国际组织就是要让其他国家生乱。但问题在于,为什么自由主义政策在发达国家(先发国家)比较适用,而在发展中国家(后发国家)常常会失灵呢?

这是因为,先发国家与后发国家的信息完备程度完全不同。对先发国家来说,迈入现代文明是一个“从0到1”、从无到有的创造过程,没有足迹可循,面临着巨大的未知和不确定性,这时候,就需要通过市场机制,实现决策和信息处理的分散化,让不同的群体、企业甚至国家能够进行

但是对后发国家来说,上述的不确定性大大降低,甚至是不存在了,

产品推荐

相关新闻推荐

中,涉案“六虎”已全部过堂

落马一年后,辽宁省原副省长刘强站在了法庭上。

11月22日,北京市三中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刘强受贿、破坏选举一案,检方指控,刘强曾为当选辽宁省副省长,利用担任抚顺市委书记等职权和影

医保局:开展准入谈判专项招标采购加快抗癌药降价2018年07月08日09:02:06来源:央视新闻移动网

用微信扫描二国家医保局:开展准入谈

由此,究竟什么时候应该集中或分散,取决于目标的不确定性程度。如果目标是确定的,信息是完备的,就应该更多采取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方法。反之则应该更多采取分散决策和多元尝试的方法,给予市场主体和企业家群体自由